关于

孟子曰:形色,天性也;惟圣人,然后可以践形。

人之有形有色,无不各有自然之理,所谓天性也。践,如践言之践。盖众人有是形,而不能尽其理,故无以践其行;惟圣人有是行,又能尽其理,然后可践其行而无歉也。

“孟子说:人的身体容貌是天生的,(这种外表的美要靠内在的美来充实它)只有圣人才能做到,(不愧于这一天赋。)”

东海曰:天性即生命本性,是人的本质生命、生命本质。天性发而为形色,天性内在于形色,离开天性即无形色可言,离开形色亦无天性可言。形色与天性、即人的肉身与本性,是一而二、二而一的。

性为天,形色为人,天人不二;性为体,形色为用,体用不二;性为本,形色为末,本末不二;性为道,形色为器,道器不二;性为内,形色为外,内外不二;

性为虚,形色为实,虚实不二;性为真,形色为幻,真幻不二;性为空,形色为色,空色不二;性为本质,形色为现象,本质现象不二;性为形而上,形色为形而下,形上形下不二…

践形,就是尽性,让天性通过身体、通过各种外在的实践得到最大程度的开发。
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